top of page

15年工作回顧

20221013 | 誌 hk.feature | 手語傳譯員兼任控方及被告手語傳譯 疑慫恿認罪 聾人投訴無門


// 一個放在停車場的水桶,是撥開,還是蓄意破壞?一宗「刑事毀壞」案,兩年來纏繞着以洗車為生的聾人張中傑。警方由入門拘捕開始,手語傳譯員沒有好好跟張中傑溝通,張以為僅僅回警署協助調查,實際是拘捕行動。手語傳譯員身兼控方、被告的傳譯員,制度上存在漏洞,容易產生不公平的情況。張中傑案的傳譯員多次不依張的意思寫口供,在出庭前企圖慫恿張認罪,最後張中傑罪名成立。張去信司法機構投訴,因手語傳譯員拒絕合作調查而終結。


一宗「刑事毀壞罪」,因手語傳譯員的不公平的制度,衍生另一宗懷疑「妨礙司法公正罪」。在制度模糊不透明的情況下,聾人只能記錄不公平的程序,要求司法機構檢討傳譯制度。//



2021年1月,「香港電台」將這個真實案件改編為單元劇「無惡之罪」,其中一輯名為《看見·聽不見》。請點擊以下連結觀看:


// 現職洗車工人的張中傑,在「龍耳」創辦人兼手語傳譯員邵日贊用手語傳譯下,張表示,媽媽告訴他,張在兩、三歲時已是深度弱聽,雙耳的聽力受損程度在120 分貝或以上,左右耳均需配戴助聽器,張日常是從說話者的口形及神情,幫助理解說話內容。邵日贊補充,聽力受損程度達120分貝或以上,相等於說話音量如飛機起飛的引擎聲,張中傑才能聽見。//


// 張指,「噼、噼、噼」警方大力拍門,欲強行入屋,張的家人僅開門縫,警方最後推門闖入,亦沒有出示仼何的法律證明表示他們以甚麼理由進入張家。


張中傑憶述,家人曾向警方表示,「我們不歡迎你,你們出去」,警方沒有離開,並透過郭君迪用手語跟張中傑說,「現在會跟他去警署」。張平日上班時間是凌晨12時至早上8時,早上下班後,中午是張的休息時間,張表示當天很睏很累,回覆警方改天才去。但傳譯員郭君迪說不可以,並向張表述「如果改天才去,到時是來拘捕你,那時候你就會沒有面子」。郭君迪又催促張需要即時到警署接受調查,並叫張帶$200至$300作為保釋金。大約10分鐘後,張中傑由警方帶走。


後來跟進張中傑事件的龍耳創辦人邵日贊指,手語傳譯員郭君迪當日在現場表示,並非拘捕張中傑,但從口供紙上指以「刑事毀壞罪」為由拘捕張中傑,可見那次上門實際是拘捕行動。//


// 張中傑多次強調:「我不簽,他們不讓我走。」邵日贊補充,「聾人欠缺這方面(到警署)的經驗,他們不是慣犯。執法者說不簽不能走,換着是我亦會相信」。張中傑也指,自己是迫不得已才簽下文件。//

230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