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0917 明周文化|無聲世界,有誰共鳴?

活在灰暗時代,人人藏有潮一般的苦水,拼命地吶喊絕望無力。在茫茫人海中,有種人的語言瀕臨絕種,鬱結無法言明。當表情隱匿口罩後,他們彷彿再失掉一項感知,落在無聲狹縫中,卻爬不出幽谷。


本以為手語就是那根萬能鑰匙,只要緊握在手,就能打開聾人緊閉的內心。但原來所謂「溝通到」,並非單單在說言語相通。聾人老師以過來人的身份,陪伴聾生;手語傳譯員不止是傳聲筒,還要拆解聾人所思;心理學家團隊不諳手語,卻嘗試穩穩接住聾人的情緒。比起語言,更重要的是擁有同理心,願意進入彼此的世界。

當深入每個有血有肉的故事,就會發現,聾人隱伏在心的笑聲哭聲脈搏聲,與城中人的堆疊出各種類似。他們同樣需要尊重,需要連結,需要關懷,只是途中要跨過更多的幽谷。不論聾人還是健聽者,世界無聲或有聲,都有傾訴心事的權利。記者邀請每名受訪者,想一句鼓勵或慰藉人心的手語,結果收穫了「我愛你」、「錫自己」、「平等」、「連結」、「放鬆」、「與你同行」。


容我也在空氣中轉動手心,給你聽不見,卻看得見的掌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