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記者關先生講述他認識邵日贊先生的過程


// 我認識阿贊大概是12年前我在有線新聞做一隻故,是講述聾人的就業機會,當時政府聘請聾人做圖書館員,政策朝令夕改,令聾人不能有穩定的工作。我也不明白為何如果好政策不能維持下去,之後一直跟阿贊聯繫。

阿贊話,小時候看到一個女聾人被家人用鐵鍊鎖住,這個畫面一直在他腦海中,出來社會工作開始當義工關心弱勢。這十年,我見證他為聾人個案東跑西奔,只要有約在身,就算感冒也赴約( 大佬,你中Covid亦行遠啲啦)。他協助過很多個案,最近大家有印象的是張中傑、羅鎮傑,還有目前仍在審訊中的鍾志強案。有些人會覺得:世界上有沒有這種好人?我不會用「好人」來形容,他是個有點善心的傻人,龍耳上下的人也是充滿善心。記者是好難影響到社會,但他一直在影響著我。我記得偵查前輩教曉我,做調查,要查到底;贊教曉我做議題,一定要做到底。

一生好短,霎眼間,阿贊搭車只是2蚊,爛Gag愈來愈多。一個需要人幫助的獨立媒體好少義賣的,龍耳值得支持。7月29日是龍耳慈善晚會,在晚會前出席講座(講座是不需要付費的),聽我、阿贊及年輕記者分享採訪的點滴,也算回報這位傻人的善心。//



130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