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龍耳倡議】《有關職業訓練機構對手語使用者的支援》研究及建議

Post Date: 十一月 16, 2015      Category: 最新消息/活動, 龍耳倡議

政府一直推廣「教育脫貧」的概念,以望透過持續進修的方式提高個人在職業技能及個人修養的能力,以加強在職業市場的競爭力。可是對於邊緣弱勢社群,譬如使用手語作為母語的聾人,「教育脫貧」的通道卻是困難層層。

聽障人士支援中心龍耳 、社企龍耳手語電視台 及 張超雄議員辦事處於十月至十一月期間,以電話及親身到訪的方式,調查了 15所職業培訓機構 (當中12間為ERB培訓中心),探討機構是否容許聾人學生帶同手語翻譯員伴讀課程。調查結果發現15所職業培訓機構中,只有3所容許聾人帶同手語翻譯員伴讀,而其餘機構則拒絕聾人報讀;要求聾人為手語翻譯員支付同等學費;或者指須要請示上司 / ERB,卻在截稿前再沒有任何回覆。

拒絕聾人報讀的職訓機構理據大致如下:

「即使聾人讀完,都唔會搵到行業工作啦。」
「課程唔啱佢地啦。」
「搵唔到工會拉低我地就業率。」

要求聾人為手語翻譯員支付同等學費的職訓機構理據大致如下:

「總之多一個人入課室,就要比多一個人錢」
「保險公司要求」

龍耳就業支援主任 盤浩雯小姐指出「拒絕聾人帶同手語翻譯員伴讀,其實就是扼殺了聾人進入高技能工作的渠道」因為坊間不少工作,譬如酒店接待員、地盤工程員等在應徵時,僱主都會要求應徵者提供相關學歷證明(如平安卡),然而如果聾人無法帶同手語翻譯員入讀,則難以理解課程內容,亦難以通過考核取得學歷證明,變相限制了他們的職能發展。對於部份認為機構認為「即使聾人讀完,都唔會搵到行業工作啦。」因而拒絕收錄或者要求聾人為手語翻譯員支付同等學費的情況,盤小姐認為前者「課程合適與否不應是由培訓機構單獨提出,而且將培訓機會與就業機會掛勾應是對聾人不公平,是剝削了他們的教育權利。」,而後者更涉及《殘疾歧視條例》中直接歧視情況,因為「機構要求聾人學員支付較健聽學員更高的學費,無疑就是給予聾人較差的待遇。」

是次調查反映出職業培訓機構對於手語翻譯員存在不少誤解,甚至認為手語翻譯員在服務過程中其實與聾人一同吸收課程知識,因而要求聾人或翻譯員支付學費。可是,手語翻譯員所有翻譯員一樣,在執勤時是以工具的性質確保聾人能夠了解課堂資訊。故此「使用手語翻譯員的權利,是聾人平等教育權利中的重要基石。」龍耳手語翻譯主任 馬芬燕 小姐補充。龍耳在過去舉辦一些課程時,以機構資源提供手語翻譯服務,聾人在理解課程內容、吸收知識上的成效是有目共睹的。

因此,為確立平等的職業培訓空間,龍耳有以下建議,包括:Watch Full Movie Online Streaming Online and Download

1. 加強執法力度,平機會應主動引用《殘疾歧視條例》對違規培訓機構進行執法行動
2. 加強推廣手語翻譯員的工作性質,讓公眾人士理解手語翻譯員的職能,避免產生誤會

張超雄議員指出,香港作為《殘疾人權利公約》的締約地區,提供手語翻譯及教育服務乃基本義務,對於職業培訓機構、及部份為僱員再培訓局認可機構對聾人及手語的誤解表示失望。作為公約的締約國,香港就推動手語發展相當被動,不論在電視新聞、正規會議、醫療覆診等的生活場景都未有提供適切的手語翻譯,在中、小學、大專、職業訓練教育服務中也不被重視。過去政府在推廣手語中投放不少資源,例如於2013-14年及2011-12年分別動用100萬元及70萬元製作《手語隨想曲》節目於電視台播放,張超雄不是否定該等教育性節目的作用,然而張超雄認為政府可考慮直接提供手語翻譯服務予聾人,包括是次之職業訓練項目,是更實質可以推動聾人參與社會。以僱員再培訓局的財政資源,若以實報實銷方式為有需要人士提供相關服務,應當沒有很大困難。張超雄希望,有不同殘疾的人士可以在有適切的協助下,能超越口號式的共融,真正實踐平等。

傳媒查詢
張超雄議員助理 盧浩元:9767-8426
龍耳中心 楊小姐 / 盤小姐: 2777-0919

張超雄議員辦事處、龍耳
2015年 11月9日

<img class="alignnone wp-image-4517" src="http://www.silence.org read this.hk/wp-content/uploads/2015/11/12190122_969092746483934_4823537209058192908_n.jpg” alt=”12190122_969092746483934_4823537209058192908_n” width=”663″ height=”362″ />